首存1元送39元彩金电子书推荐金牌推荐日排行榜周排行榜月排行榜总排行榜小说专题
首页4020电子书 > 吕不韦 > 第三十三章 暗夜寻踪

首存1元送39元彩金:第三十三章 暗夜寻踪

小说:吕不韦作者:六龙无相字数:5186更新时间 : 2018-01-05 16:11:57
    陈政招呼押解两个秦国广告员的御林军:把他们两个弄过来。

    那两位已是魂飞魄散,来到陈政面前跪在地上,吕先生救我们,我们也是奉了范丞相之命才来韩国的呀,我们刚才还救了你的命呀,我们也没有为难你呀,我们只是想把你送到咸阳呀!

    别在这儿呀呀呀的啦!说,赵郝那个老巢在什么位置?你们领路,带我去找他。

    这,这!

    这什么这?

    广告员指了指身后那一片倒下的秦国特战队员,知道路的已经躺在那里面了。

    啥?!那你们俩给我领路。

    我,我,我们俩就是个耍嘴皮子的,具体任务都是他们安排的,我们只是名誉领队。

    我顶你们个吃干饭的!合着你们只会耍嘴皮子是不?!看看这些死了的人,拍着胸脯想一想,你们当这个领队要脸不?亏心不?

    这可是范丞相安排的。

    老范就是靠耍嘴皮子当的丞相,当然重用你们这些溜须拍马、顺杆儿爬的货色,真有本事的人,像白起那样儿的,都得靠边儿站。哎!我这会儿跟你们说这些干啥!说了也白说!御林军兄弟,把这俩人看牢了,别跑了他们。

    看着广告员被御林军连拖带拽的弄走了,陈政心想,赵郝那帮子人肯定还在新郑城里,如果今晚不把他们一网打尽,明天就没戏了。怎么办?这么大个新郑城,怎么找?

    咦!有了!韩老弟,领着队伍跟我走。

    李牧忙问,吕大哥,要往哪去?

    目标,赌坊,走着!

    御林军统领迟疑的看着韩非,心想,既然吕不韦已经在棺材里大变活人了,那咱们的任务也就完成了,韩王还在王宫等消息呐!这又是要往哪去呢?跟咱还有关系吗?

    你,你还,还愣着干,干什么?听,听吕大,大哥的,给,给大哥一,一匹马,你在,在前面带,带路。

    得!韩公子发话了,韩王就是责怪起来,也有个高的顶着呐!得令!城上的弟兄们,把下面清理干净喽,其他所有人,向赌坊进发!

    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赌坊,那些大汉还心有不甘的在那儿救火呐!冷不丁斜眼一看,我靠,这么大阵势?来帮忙灭火的?仔细一看,哎呦!被绑架走那位怎么在马上坐着呐?

    陈政一看也是心中一乐,这是谁替天行道干的好事,把这个人间魔窟点着了?!烧得好!

    那些大汉再一看,哎呦!那个被咱们当沙袋练拳的猪肉炖粉条儿也来啦!他们俩到底啥来头?这次肯定是来报仇的!快跑!赌坊的大汉们也顾不上救火了,转眼跑了个干净。

    陈政骑在马上,从怀里掏出范睢写得那个路条儿来,蒙住了自己的眼睛。

    众人一看,我靠,这是啥玩儿法?

    苏代在一旁斜着眼睛冷笑着,这厮又要玩儿什么花样儿?!

    只见陈政骑马缓缓前行,嘴里面默默念叨着什么。看来,陈政是要把在谍战片里学到的东西用到战国了,这就叫读秒追踪法。

    谁知陈政骑马东行了310秒,牵着缰绳左转时,马头一下撞在了墙上。陈政拿开路条儿一看,我靠,离左转路口还有十几米呐!继续走!左转,然后再蒙眼。直行了470秒,又该左转了,这次幸亏李牧手急眼快,打马上去牵住了陈政的坐骑。陈政睁眼一看,我靠,差点儿掉沟里。哎呀!这个办法也不准呐!

    后面的韩非等人,以及那些个御林军一个个面面相觑,想笑又不敢笑,不敢笑又憋不住,眼前儿这位吕先生是不是在棺材里待傻啦?!蒙着眼睛梦游呐?!我们可还想早点儿回家补补觉呐!那个御林军统领忍不住看着韩非,公子,我们陪着这位吕先生玩儿啥呢?韩王可是还等着我回去复命呢!能不能让他不要再闹了?!

    韩非也是非常奇怪,吕大哥今天晚上是怎么了?受刺激了?

    陈政还是不依不饶,不行,再走一遍,我就不信今晚找不到那个该死的赵郝。李牧兄弟,你给我找一辆马车去,咱从赌坊重新走一遍!

    还要原路返回再走一遍?!李牧见陈政态度异常坚决,也不好再说什么,可是这会儿到哪去找马车呢?

    你带上锤子,去新郑城西门,就把刚才那辆放棺材的马车给我牵来,咱们赌坊门口见!

    好吧!你是大哥你做主!就算大哥今天晚上疯癫了,我李牧就陪你疯一次、癫一回,谁让你是我大哥呢!

    一行人领着御林军浩浩荡荡回到赌坊,刚才消失不见的大汉们这会儿又跑回来救火呐!扭头看见黑压压的御林军又回来了,What?深更半夜的,你们逗自己玩儿呐?还是逗我们玩儿呐?我们他奶奶的火也不救了,反正也没救了,爱咋咋地吧!咦?被绑架走那位怎么下马了,怎么不理咱们呢,怎么站在那里了,等谁呢?!

    不一会儿,李牧骑着马,荆锤驾着那辆放着棺材的马车回来了。这下可把赌坊的大汉吓坏了,哎呦我去,把棺材都预备好了,这是要杀我们灭口啊!我们的赌坊都烧成灰烬了,你们还要赶尽杀绝,也太狠了吧!

    陈政见马车到了,用手一指那些赌坊的大汉,那些大汉立刻跪倒了一排,磕头如捣蒜的求饶起来。

    哎呀!这一阳指就是厉害,让我再给你们亮一招狮吼功:把他们赶到一边儿玩儿去!

    李牧兄弟,把我的眼睛蒙上,手脚捆上,然后把我放棺材里,听我口令行事。

    好嘞!你说咋办咱咋办!

    御林军们一看,这啥玩意儿这是,赵国派来的这个吕不韦是啥路子,不是寻常人、不走寻常路?在棺材里没躺过瘾是不?遛我们玩儿呐?!

    赌坊的大汉们打生出来也没见过活人主动钻棺材的,一个个以为自己在做梦呐,打脸的打脸,掐大腿的掐大腿,哎呦!真疼啊!

    陈政被李牧和荆锤抬进了棺材,只听棺材里面传出指令:往东走。

    得!上马,走着。

    荆锤驾着马车一路东行,片刻又听陈政呼喊:左拐。

    呀呵,还真有一个路口,他躺在棺材里蒙着眼睛咋知道的?

    右拐470秒,再左拐1860秒,停!把我抬出来!

    陈政从棺材里被抬出来,拽掉眼罩儿一看,我去,只见眼前黑压压的一排民房。

    苏代终于忍不住了,哈欠连天的抱怨着,吕老弟,今天晚上玩儿够了不?你要是没玩儿尽兴,让李牧和锤子陪你继续,我和韩公子,还有这么多御林军兄弟们就不陪你了,回见吧亲!

    等等!韩老弟,能否派几个弟兄到房头上查看一番,如果我估计没错的话,定会有所发现。

    韩非扭脸看看御林军统领,那统领和这位韩王的公子对视了一眼,得!你们几个,上房查看。

    几个御林军下了马,垒成人梯上了墙头,将军,有发现!

    嗯?什么情况?

    旁边一间屋子的房顶被掀开了,里面有人影儿晃动。

    陈政一听,哈哈!感谢连姆尼森,感谢马特达蒙,改天去好莱坞请你们喝酒儿!

    韩老弟,这屋子里面有赵国的奸细,哦,不对,他们已经投降秦国了,是秦国的奸细,你看,是不是给他们来个一阳指呢?

    韩非面朝御林军,用手一指旁边的房子:给,给我围,围了,一,一个也,也不,不能跑,跑掉!

    陈政心想,韩非童鞋,你的一阳指确实厉害,狮吼功就算了,你也练不成啊!

    此时的赵郝大人正在掀掉顶的屋子里来回踱着步破口大骂呢!只见他指着一排手下,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在赌坊门口的神气劲儿哪去了?要你们有什么用?那帮子秦国人有什么好怕的?别忘了,我们现在在韩国,不是在秦国!别说是秦国的几十号人了,就算是韩国王宫的御林军来了,我看你们也是白扯,到时候也得让我亲自动手灭了他们!你们这帮没用的东西!

    赵郝眼前的二十多个霍利菲尔德心里这个好笑,你姓赵的就在这儿吹吧,你也就在我们面前摆摆威风,出了门儿你也高明不到哪去。就你刚才浑身颤抖、尿湿裤子的熊样儿,还有脸在这儿咋呼!心里这么想,嘴上却一连串儿的是是是,你说的对,尼玛道理都在你那儿呐!

    是是是,是是是!你们就会说是是是,还会说别的不?!明早都给我开除滚蛋!

    赵郝说到这儿,那些人可忍不住了,呼啦一下子都站了起来,你他奶奶的,不跟你一般见识你还没完没了了是不?我们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在我们跟前儿逞威风,刚才别尿裤子呀,你他奶奶的本事大,刚才你抖个什么劲儿,跳霹雳舞呐?!像你这种人就尼玛欠收拾,弟兄们,干他!

    赵郝一看这阵势,哎呦我滴嘛呀!各位爷,息怒,息怒!我刚才跟你们逗着玩儿的,这不是晚上睡不着唠唠嗑呗!

    就你个见风使舵、吃里扒外的东西,我们弟兄们早就看你不顺眼啦!也好,今天晚上收拾了你,明天我们弟兄把你送到赵王那儿,让赵王亲自收拾你个变脸不要脸的东西!打!

    二十几个人把赵郝围在当中一通拳打脚踢,只听见赵郝在地上哭爹喊娘的惨叫起来,爷爷们呐,饶了我吧,是我不好,是我嘴欠,我自己掌嘴还不行吗,别打啦,你们是我祖宗,饶了我吧!

    突然,屋子的门被人一脚踹开,只见陈政和韩非走在前面,李牧、苏代和荆锤紧随其后,正在门内站着看演出呐!在他们身后,是里三层外三层,反正是数不清的韩国御林军。

    霍利菲尔德们一下子愣住了,我靠,今天晚上已经走了一拨了,咋又来了一拨?

    赵郝从四周林立的大粗腿中冒出头来,此时脸上已经是青一块、紫一块,两只眼睛都戴上了黑框眼镜儿。嘛呀!这不是吕不韦嘛!他不是被范睢的门客带着去咸阳了吗?这会儿早该出城了,咋滴啦?高速封路啦?没下雪呀!

    陈政朝霍利菲尔德们嘿嘿一笑,各位不睡觉在这儿练拳脚呐?!我今天晚上也是睡不着,这样吧,你们继续,我们给你们当观众!

    对面众人一看,我靠,这小子被我们从赌坊弄到这儿,又被秦国特战队弄走,现在又带着这么多人回到这儿,今天是啥日子?一晚上咋这么乱呢?!让我摸着脑袋捋一捋,我咋有点儿晕呢?!

    今天晚上差点儿死在赵郝剑下的陈政,此时又变成了赵郝的救星!估计你还是没明白,这世界的变化就是这么快!赵郝被困在里面出不来,只好扯着嗓子呼救,吕先生救我啊!他们想打死我呀!

    救你?你拿剑要劈死我的时候咋没想到让我救你呢?当时你咋不救我呢?我看你不是怕被他们打死,是怕被送到赵王那里吧?!你来之前儿秦国不是都跟你说了吗?只要你投降秦国,让你当个大队长,享受翻译官的待遇。

    啥大队长?啥翻译官?队长,你说的啥,我咋听不懂呢?

    哎呦我去!我尼玛啥时候成队长了?!就是当队长,我也当个锄奸大队大队长。前面的各位兄弟,我这里有几个金饼子,拿赵郝嘴里的牙一个换一个,谁拔几颗我就给几个,咋样儿?

    苏代在旁边心里一惊,这个吕不韦够狠呐!战国又没有卖假牙的,这赵郝后半辈子只能喝汤儿了。他哪里知道,陈政只是拔了赵郝的满口牙,而赵郝却是狗皮膏药般一心想要陈政的命,今天差一点儿就把陈政的头盖骨做成酒杯了。

    霍利菲尔德们不容分说,把赵郝摁在地上就是一通忙碌,只听里面哎呀,哎呀,哎呀呀,吕,哎呀,不韦,哎呀,我,哎呀,饶,哎呀,不了,哎呀,你!哎呀!

    其中一人手里捧着赵郝的牙走到陈政跟前儿,我们弟兄关系好,不争不抢,今天是我们集体跳槽纪念日,给你个店庆酬宾大优惠,三个金饼子,这些你都拿去。

    我要这些个玩意儿干啥,赵大人忙了一晚上肚子饿了,你们看?

    得嘞!听你的。那人转身回到人群里:把这厮的嘴撬开。

    苏代诧异的看着陈政,我靠,你小子还给人家白起唱《算你狠》呐,你是不是原唱,是不是那个屡败屡战的陈小春,是不是?!

    此时天已渐渐放亮,陈政给了拔牙大夫们三个金饼子,便放他们出门而去了。

    韩国御林军架着已经昏厥的赵郝,将他扔进了门外马车上的棺材里。

    韩非见陈政心事已了,想起了父王的话。

    吕,吕大,大哥,你,你回旅,旅店歇,歇息呢?还,还是进,进宫面,面见父,父王?

    呀呵!韩王终于肯见面了?!我要不是脑袋差点儿被人削掉,他就不打算见我了是不?我还哪有心思歇息,赶在他变卦之前进宫。走着!

    韩非和御林军统领在最前面,陈政和李牧、苏代跟着,荆锤驾着马车,马车上除了一口棺材,还有两个发广告的秦国粽子。

    韩国新郑的百姓们一大早就看见这支奇怪的队伍,韩公子和御林军统领带着一口棺材,领着御林军在大街上走呐,难道是韩王死啦?

    沿途的百姓正在指指点点、议论纷纷,马车上的棺材盖儿突然自己打开了,赵郝在里面坐了起来,满嘴漏风的不知在骂些什么!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114txt.com。4020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114txt.com